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叶知秋:冯兴元的博客

有关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观察与分析

 
 
 

日志

 
 
关于我

冯兴元,1965年出生于浙江省,现任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副教授,德国维藤大学德中管理学院研究员,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成员,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九三学社中央农林委委员,九三学社北京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委员,欧洲研究会会员,欧洲研究会德国分会会员,北京朝阳区政协委员,《西方现代思想丛书》共同主编,《秩序理论与经济学丛书》主编,《奥地利学派丛书》共同主编。专业方向为经济学(金融学、财政学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推进改革仍需更新观念、解放思想  

2008-07-16 23:02:43|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才吴敬链老师讲到宏观调控,我在自己的几次报告中也都讲到宏观调控。现在什么都变成宏观调控了,从最高层的会议精神,一直到计划手段,行政手段,财政政策工具,货币政策工具,土地政策等等。只要政府说出来的都是宏观调控,所以我得出一个结论:好像这是一个理论创新,萨缪尔森《经济学》教科书主要把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工具作为宏观调控工具。正因为这一理论创新,诺贝尔经济学奖应给我们的政府和媒体,我们的政府和媒体两者共同造成了这个理论创新局面。第二个就是吴老师讲到市场经济需要法治,我也是特别赞同,我想起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特别强调要坚持“法治下的普遍自由”。对于这一观点,另外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布坎南也是同意的。他1998年在慕尼黑与马斯格雷夫辩论时也提到了,他同意哈耶克的这一观点。这个提法对中国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与以前杨小凯和萨克斯等讲经济市场化走到一定程度需要宪政转轨是一个道理,是一致的。吴老师讲到目前存在的两点问题,也就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问题。宏观调控的一些做法反映了行政主导,行政本位,实际经济和社会政策中利用了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除了这两个“主义”问题之外,还有两个“主义”问题,一个是统制主义,即“dirigisme”, 另外一个是国家主义。我在网站上发了一篇自己的文章,就是中国“奇迹”的成因与展望,在展望段落,我就提出了对这四个“主义”的批判,它们是很危险的。另外我还是建议大家,我们这里绝对不要用老概念了,千万不要用orthodox即正统的概念,你用了这个概念,“剥削”论也好,某某价值论也好,这些是外国人设计的概念,你用了这些概念就掉进了陷阱里面。这是外国人多少年前有意无意布下的陷阱,中国人用了这个陷阱就自己掉下去了。所以实际上某某价值论的批判是需要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是对此批判得最为彻底的。我去年与秋风主编了5本书,也就是奥地利经济学译丛,张曙光老师知道。奥地利学派提倡的主观主义价值论是说,在市场经济里面,需求方拥有消费者主权,消费者对产品与服务的价值评判是主观的,决定着产品的价值和生产者的生产方向。与此相反,某某价值论本身一个很大的错误就在于此,按该理论,服务不计入GNP,也就是你们这些脑力劳动者贡献为零。每个人的劳动是一样的。我本身是最早学德语的,按劳分配的“劳”是英文叫“labor”,即劳动,德语里用的是“Leistung”,后者的意思很多,它指的是“你做了什么”,“劳绩”,“成绩”,“绩效”。但是我们这个“labor”指的是你投入的劳动这一生产要素,英文、德文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全学歪啦。到现在都没改过来。

(对最近吴敬链教授天则所讲话《中国改革三十年:是市场经济,还是重商主义》的现场评议,事后作了修订)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