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叶知秋:冯兴元的博客

有关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观察与分析

 
 
 

日志

 
 
关于我

冯兴元,1965年出生于浙江省,现任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副教授,德国维藤大学德中管理学院研究员,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成员,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九三学社中央农林委委员,九三学社北京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委员,欧洲研究会会员,欧洲研究会德国分会会员,北京朝阳区政协委员,《西方现代思想丛书》共同主编,《秩序理论与经济学丛书》主编,《奥地利学派丛书》共同主编。专业方向为经济学(金融学、财政学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出租汽车司机是否可以从打工仔变为老板?  

2007-03-22 09:15:47|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出租车司机拥有资本自由,他就可以不再是打工仔,而摇身一变为老板;如果出租车司机拥有资本自由,他就可以成为商会会员,而不是工会会员;如果出租车司机拥有资本自由,他可以选择留在出租车公司,作为非独立的、依附的人格而存在,他也可以选择自主执业,创设自己的个人独资出租企业,作为独立人格而存在,通过商会伸张其权利。“自由人的联合体”就是应该让出租车司机有着更多的选择。

个人的资本自由包括拥有资本、获得资本、使用资本、让渡资本的自由。

在资本不自由的地方,穷人和普通人就很难获得金融产品和服务,也很难进入一些行业。而富人和权势者则容易得多。由此可见,限制资本自由,富人和权势者受益,而穷人和普通人受损。资本自由大大地扩大了创业者乃至穷人和普通人的成功机会,扩大了经济自由乃至其他自由,对一个社会的繁荣也极其重要。资本自由恰恰不是只保护“资本家”的自由,而是给每个人都带来自由,无论是创业者,中小企业主,工人,失业者,穷人,普通人,还是整个社会。

资本自由对工人、失业者、穷人尤其重要。没有资本自由,工人就业和创业的自由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资本自由增加了员工对雇主的独立性,甚至赋予员工是选择继续成为员工还是摇身一变为老板的机会。

比如北京市2006年据说有6.6万多辆持有出租车执照的“正牌”出租车。但据说只有3000多辆“正牌”出租车是司机通过开设个人独资企业经营的,只占“正牌”出租车总量的4.5%。也就是说,其他6.3万辆“正牌”出租车占“正牌”出租车总量的95.5%),这些出租车的司机都是被组织、被雇佣、非独立的、依附的。他们属于出租车公司的雇员。据说这些出租车公司老板的背景非常复杂,以至于某部委所属某研究机构想召开一个出租车问题研讨会也被勒令悬崖勒马。在与其中许多非独立的出租车司机交谈中,我们都能听出其对走向独立执业的渴求,以及对现状的不满。这类出租车司机没有享受到充分的择业自由和市场准入意义上的资本自由。

北京市另外一类出租车司机也没有享受到择业自由和市场准入意义上的资本自由。那就是北京市政府和市民常常会提到的“黑车”司机,也就是无出租车执照的出租车司机。这类出租车司机在2006年据说已达到7.2万辆,其数目超过了“正牌”出租车。表明上看,这类司机正在享受择业自由意义上的资本自由,但根据现行法规,那属于“非法经营”。也就是说,这类司机为了自己的生计,正冒着随时随地被扣留其车辆(属于马克思所言生产资料)、高额罚款甚至没收其车辆的风险。按照北京市发布的《依法查处取缔无照营运行为的通告》,所查获的“黑车”,全部按照上限50万元的标准予以罚款。

如果拥有充分的资本自由,每一个成年人作为公民,都可以按照核准制条件申请开一家个人独资出租企业,这样自己就可以成为老板。在核准制下,法律只需要规定最低的核准条件,比如要求申请执业者不是色盲,至少拥有一辆规定最低档次和最低安全系数以上的汽车,不能患有精神病,等等。条件相符者,就要对申请者无条件放行。至于出租车的数量,最终要留待市场决定。所谓一池之水,满则自溢。而且,古人言:“人挪活,树挪死”。

当前限制“正牌”出租车数量和提高收费的做法,使得“正牌”出租车司机不得不集中到北京市市区捞活。而郊区地带虽然也需要出租车,但当地居民的消费标准低一些,消费习惯也不一样,没有急事,就公共汽车就不一定拦截出租车了。这也是“黑车”存在的土壤之一,因为在竞争性的“黑车”客运市场,收费标准会低,毕竟不需要向政府纳税和向出租车公司交“份子钱”。但是,如果是最低标准的核准制,很多当地“黑车”司机就可以成为“正牌”出租车司机,而且不需要整天离开自己居住的地盘在市区兜圈子拉活。

如果遵循最低标准的核准制,出租车司机独立执业之后,就成为老板,这些老板可以根据法律规定联合起来,成立行业商会,共同维护和增进自己的资本自由。他们可以委托行业商会提供一些服务,包括业务培训,职业道德教育等等。行业商会也可以不时向这些出租车个体老板传播一些新的政策法规要点。

综上所述,现在的北京出租车司机缺乏资本自由,绝大部分人没法开设个人独资出租企业。因此,他们还当不了商会会员,而只能是打工仔和工会会员,只能通过打工谋生,只能通过工会有限度地维护其权益。如果出租车司机拥有资本自由,他就可以不再是打工仔,而摇身一变为老板;如果出租车司机拥有资本自由,他就可以成为商会会员,而不是工会会员;如果出租车司机拥有资本自由,他可以选择留在出租车公司,作为非独立的、依附的人格而存在,他也可以选择自主执业,创设个人独资出租企业,作为独立人格而存在,通过商会伸张其权利。

因此,“自由人的联合体”就是应该让出租车司机有着更多的选择。

北京,2007322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