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叶知秋:冯兴元的博客

有关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观察与分析

 
 
 

日志

 
 
关于我

冯兴元,1965年出生于浙江省,现任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副教授,德国维藤大学德中管理学院研究员,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成员,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九三学社中央农林委委员,九三学社北京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委员,欧洲研究会会员,欧洲研究会德国分会会员,北京朝阳区政协委员,《西方现代思想丛书》共同主编,《秩序理论与经济学丛书》主编,《奥地利学派丛书》共同主编。专业方向为经济学(金融学、财政学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奥尔多秩序与自由——德国秩序政策论集》译校者的话(一)  

2007-02-02 16:26:52|  分类: 秩序自由主义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集的由来
本文集的酝酿始于1999年。文集中的所有论文均由执行主编、德国维滕大学文化经济比较研究所所长何梦笔教授精选自各年度的《秩序年鉴》(Ordo),共15篇,时间跨度为1948年(第1卷)至1997年(第48卷)[1]。加上何教授的长篇引言,共16篇。《秩序年鉴》题目全称为《奥尔多秩序——经济与社会秩序年鉴》,由德国弗赖堡学派也即秩序自由主义学派创始人瓦尔特·欧肯(Walter Eucken18911950)与该学派的第二号人物弗朗茨·伯姆(Franz Boehm18751977)等创办。当时第1卷主编即为欧肯和伯姆两人。

战后德国经济体制以社会市场经济而著称。《秩序年鉴》一直来就是德国各种新自由主义派别的重要论坛,对德国社会市场经济模式的形成和发展发挥了重要的影响。

社会市场经济体制理想模式和实际经济体制的演化脉络两者之间存在着差距。经济体制理想模式和实际经济体制演化本来就不是一回事,而且理想模式本身也随不同阶段人们对社会与经济问题的感知(perception)的不同而处在不断演化当中。人们一般认为,经济体制理想模式是一成不变的,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战后德国在经济与社会政策上既有成功的一面,也有失误的一面。《秩序年鉴》的作者们基于其对秩序与自由两者关系以及秩序政策的精辟见解,对经济秩序、经济自由、社会政策和劳动力市场政策等诸方面问题提出了一些重要的解决思路。可以说,本文集是一部面向解决实际经济与社会问题的文集,从而区别于我国迄今为止业已出版的其他有关德国经济体制的论著。

德国目前存在的许多经济与社会问题,一部分在我国业已存在,另一部分很可能也是我国今后要面临的问题。本文集的重要意图之一就是介绍德国在上述诸方面的经验和教训、解决问题的思路。我国的经济决策者可以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别人走过的弯路,我们不走;别人未走过的弯路,我们也不走;别人走过的近路,我们照样走;别人未走过的近路,我们要领头走。

 奥尔多秩序

 在欧肯的学说中,“秩序”(Ordnung)属于其基本概念。秩序在此是指有一定规则的安排[2]。欧肯区分两种秩序:其一为“经济秩序”(Wirtschaftsordnung),是指历史上各种个别的、不断变化的、具体的、现实存在的事实秩序,是人们事实上生活于其中的可能不令人满意的各种秩序;其二为“经济的秩序”(Ordnung der Wirtschaft),亦即“奥尔多秩序”(Ordo),是“合乎人和事物的本质的秩序。它是一种其中存在着度和均衡的秩序”。对于欧肯,“奥尔多秩序”也是“有运行能力的、合乎人的尊严的、持久的秩序”[3],是一种有用的,公平的秩序[4]。它也是一种规范性的秩序,值得人们去争取。

欧肯所用的 “奥尔多秩序”(Ordo)是一个拉丁词,原义是指一种安排,特别是连续的或适当的顺序、有规则的排列。其转义是横的或纵的排列。这个词在政治上指公民的等级、阶级级别等,教会也用这个词来指教会内部的等级[5]

但是,欧肯所用的“奥尔多秩序”(Ordo)是从中世纪欧洲基督教会关于“Ordo”的观念中直接脱胎而来的。后者包含着的意蕴要比“Ordo”这个拉丁词的原义要丰富。按照中世纪基督教会的观点,世界的秩序是神授的秩序,这种神授的秩序才是“本质秩序”(Wesensordnung) “自然秩序”(Naturordnung)或“奥尔多秩序”(Ordo),是“合乎理性或人和事物的自然本性的秩序”[6]

在《秩序年鉴》第一卷纲领性的前言部分“年鉴的任务”中,年鉴指出其任务是“创造一种经济与社会秩序,在其中经济绩效和人类尊严的存在条件要得到保障”。他们认为,可以使得竞争服务于这一目的,而且没有竞争就无以实现这一目的。竞争是手段,但不是最终目的。他们所指的就是 “奥尔多秩序”,这种秩序是竞争秩序。要借助这一秩序来保障实现经济绩效和维护人类尊严的存在条件。

本文集中的作者之一是德国弗赖堡大学凡贝格教授,他尝试了对欧肯的奥尔多秩序观和布凯南的立宪秩序(Constitutional order)观加以整合。通过推导,凡贝格教授对欧肯的“奥尔多秩序”进行了阐释。他认为,欧肯的“奥尔多秩序”作为“一个有运作能力的和合乎人类尊严的经济秩序”,体现了两层含义[7]:其一,这一秩序是指一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没有特权的秩序(privilegienfreie Ordnung),是合乎人类尊严的,也即合意的;其二,这一秩序作为市场竞争秩序,是一种符合辖区内所有成员可达成一致同意的立宪利益的经济宪法,这种秩序所内含的市场竞争设想指的是“绩效竞争(Leistungswettbewerb)”,只有绩效竞争才体现消费者主权原则(Konsumentensouveränitaet),符合(布凯南意义上)辖区内所有成员可达成一致同意的立宪利益(konstitutionelle Interessen),具有运作效率。在此,立宪利益是指关系到他们想生活其中的规则秩序种类的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奥尔多秩序”虽然属于弗赖堡学派的“专利”,但“专利”的使用已经是大众化的,因为艾哈德和米勒-阿尔马克在构思社会市场经济理想模式时,已经将其纳入其中。这种秩序也适合于我国的市场经济秩序。鉴于“奥尔多秩序”的重要意义,本文集以“奥尔多秩序与自由”为主标题,而不是“秩序与自由”。因为“秩序”("Ordnung""order")种类繁多,既有合意的秩序,也有不合意的秩序,而我们这里的秩序是特指。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