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叶知秋:冯兴元的博客

有关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观察与分析

 
 
 

日志

 
 
关于我

冯兴元,1965年出生于浙江省,现任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副教授,德国维藤大学德中管理学院研究员,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成员,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九三学社中央农林委委员,九三学社北京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委员,欧洲研究会会员,欧洲研究会德国分会会员,北京朝阳区政协委员,《西方现代思想丛书》共同主编,《秩序理论与经济学丛书》主编,《奥地利学派丛书》共同主编。专业方向为经济学(金融学、财政学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翻译:细节决定胜负  

2007-01-23 09:37:52|  分类: 翻译评论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风格有点像骂街的风格。有些话纯属巧合。多有得罪]

翻译是苦差事。但如果是自己喜欢的作品,基本上的感觉是“痛并快乐着”。过去我做了大量的德英中翻译工作,就是这个体会。很多名人在年轻的时候也做过翻译工作。比如我的老乡、“左联五烈士”之一柔石先生,就做了大量的翻译工作。他最有名的小说是1929年的《二月》。他翻译过20世纪初苏联卢那察尔斯的《浮士德与城》剧本,于1930年由上海神州国光社出版,为 《现代文艺丛书》之一。鲁迅为该书写了“后记”及翻译了“作者小传”。至于鲁迅的著述和翻译工作,大家都知道,不用我班门弄斧了。

尽管我自己基本上不再做翻译工作,但仍然做很多翻译作品的审校工作。当然基本上是经济学思想类的翻译作品。在审校工作中,一些翻译者的译法往往存在一些共同的错误。这些错误其实是需要我们大家注意的。当然,除了共同的翻译错误之外,就是因译者而异的错误。对于共同的翻译错误,我作为过来人完全可以藏私:如果一部翻译作品错误很多,对我们这样的人个人其实是一个幸事,因为我们占据了知识优势:我们往往能够通过猜测语句和语法结构大致了解原著者的心意;而未涉足翻译事业者或者涉足较浅者,则往往会误读译著。但是,仅仅藏私是过于自利的行为。我愿意在此栏目与大家分享我自己对翻译问题与经验的体会。主要从问题着手。通过指出翻译错误,希望将来的译者能够从中吸取教训,避免犯同类的错误。

当然,如果你是学者,你自己最好掌握一门外语,比如英语。外国大家掌握两门外语甚至以上是很多的。诺贝尔经济学家布坎南就能看得懂意大利语和德语。对意大利财政学思想和对瑞典学派创始人维克塞尔(Knut Wicksell)1896年的德文版《财政理论研究》(Finanztheoretische. Untersuchungen)的研读成就了布坎南独特的民主财政嗅觉。布坎南还被维克塞尔的文章翻译成了英文,更名为“正当税收的一个新原则”(A New Principle of Just Taxation),于1967收于马斯格雷夫和皮科克编《公共财政理论经典》(Classics on the Theory of Public Finance)。奉劝一些自以为是大学者的那些朋友:如果连外语都不懂一门,那么你说掌握的专业知识是缺角的。说白了,你可能不配称为大学者。当然,作为假说是可以的,符合波普尔(Popper)的科学的逻辑。小子我不是大学者,还懂德语和英语两门外语呢。

言归正传,我们先看一对基本用语的翻译错误。很多英语译者不区分“demand”和“need”, 前者是经济学术语,只能翻译成“需求”;而后者不属于经济学术语,是“需要”的意思。“需求”是有专门定义的,它是指在一定价格下愿意支付、有能力支付的产品数量。而“需要”的定义,最好看看马斯洛的定义。根据马斯洛,需要是分不同层次的。马斯洛将需要分为七种: 生理需要, 安全需要, 归属和爱的需要, 尊重需要, 认知需要, 审美需要, 自我实现的需要。其中第1至4种属于基本的需要(basic needs)又称匮乏需求(deficiency needs); 第5至7种称为元需要(meta-needs),又称成长的需要(growth Needs)。需求是有止境的:你得有愿望支付,你得有能力支付,产品的效用(对你的满足程度)必须大于0。需要则是无止境:你可以需要月亮,你可以需要邀请嫦娥下凡,甚至你可以需要“按需分配”(distribution according to need)即“按需要分配”。这里可以针对“按需分配”说些题外的话。对于政治学家来说,“按需分配”的愿景是非常诱人的人间天堂。对于经济学家来说,“按需分配”肯定不是经济学家说的话。因为对于经济学,人类的发展过程就是不断解决稀缺问题的过程。经济学的重要研究对象之一就是减少和解决稀缺问题。任何产品与服务,相对于人的无止境的需要来说,总是相对稀缺的。没有稀缺,就没有经济学。只要是人间天堂,就存在稀缺。如果不存在稀缺,肯定是天堂的天堂,但不是人间的天堂。

“demand”和“need”的翻译错误仅仅是沧海一粟。今后我会继续谈一些翻译问题。希望能够引起大家的警觉。虽然胸有大略非常重要,但在现实中,毕竟往往是细节决定胜负。

2007年1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