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叶知秋:冯兴元的博客

有关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观察与分析

 
 
 

日志

 
 
关于我

冯兴元,1965年出生于浙江省,现任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副教授,德国维藤大学德中管理学院研究员,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成员,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九三学社中央农林委委员,九三学社北京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委员,欧洲研究会会员,欧洲研究会德国分会会员,北京朝阳区政协委员,《西方现代思想丛书》共同主编,《秩序理论与经济学丛书》主编,《奥地利学派丛书》共同主编。专业方向为经济学(金融学、财政学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人口政策亟需有个大变局  

2007-01-15 15:42:52|  分类: 中国人口政策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讨论稿,未正式发表)

当前我国人口政策的要点是计划生育、控制人口。其隐含的预设是成问题的。该假设就是马尔萨斯1798年的“人口论”预设,或者较近时候即1972著名的罗马俱乐部提出的“增长的极限”预设。马尔萨斯认定,人口在无所妨碍时以几何级数的增长率增加;生活资料只以算术级数的增长率增加。罗马俱乐部则进一步预言经济增长不可能无限持续下去,因为石油、粮食、环境等自然资源的供给是有限的。对于马尔萨斯来说,200多年过去了,而就罗马俱乐部而言,30余年也成弹指一挥间。但是,增长仍在继续。“增长的极限”遥遥无期。与数年前美国学者莱斯特·布朗“谁来养活我国”一文中的粮食悲观论一样,上述预言统统宣告落空,全部被抛向历史的垃圾堆。这是为什么?生存、尤其是更好生存的压力同时也是动力,可以成为赚钱的机会。它推动着技术的发展,而技术的发展又使得生产的可能性边界在不断朝着更大产能的方向推移。很多国家从计划经济转向转型国家或者市场经济国家,原来计划经济中不可想像的创新,在市场经济中很容易实现。许多资源的用途朝向稀缺最为严重、同时也意味着回报率倾向于最高的领域配置,从而促进技术创新和生产潜能的扩展。当存在现有的、潜在的可替代资源的时候,“增长的极限”就是一个永不兑现的预言。

更有甚者,增长极限论者预设人口是负担。却不料人口是资源,是人力资本。我国当前的普及基础教育政策和大力发展高教政策,就为人口成为高质量的人力资本创造了基础。而且,在这个全球化时代,如果一些家庭嫌我国国内教育子女能力水平还不够高,还可以把子女送到海外去读书。如果嫌国外学习效果不如国内好,还可以把子女接回来在国内上学。

我国人口政策的主要负责机构是计生部门。各级计生机构人均预算内计生经费惊人,一个县、市、区计生部门人少,但是其经费可以很高。比如2005年,大连市西岗区计划生育事业经费投入达503.5万元,人均16元,创历史新高。几年来,西岗区计划生育事业经费投入逐年增加,从2000年人均4.6元上升到2005年人均16元。安徽省临泉县建立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经费保障制度。2005年度县级财政投入人均不低于4元,乡级财政投入要达到人均6元以上,并且逐年增长,增长幅度高于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与此相反,我国许多县乡基层基本卫生机构的人均预算内经费少得惊人。我国公共卫生经费的投入占GDP的比例长期徘徊在0.4%0.5%之间,且历年呈下降趋势。我国的卫生弹性系数即卫生经费的增长率和GDP增长率的比值,从1991年到200414年间,只有0.96%

此外,计生部门的社会抚养费(也就是计划生育违规罚款)的收入非常可观,属于预算外收入。其使用的透明度很低。对于穷人,社会抚养费让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对于富人,社会抚养费的支付是不合理的。富人多一两个子女,是不需要社会抚养的,自己抚养得起。

根据上述的分析,我们不好肯定,计生系统是否已经成为一个完全自利取向的部门。但是,可以肯定,计生系统存在着强烈的追求自利的激励。而且可以断定,我国人口政策从一开始的预设基础就有问题。这说明需要反思人口政策,必要的话还要推出新的人口政策改革方案。但是,有鉴于上述分析,人口政策的改革方案似乎不能再由计生部门自行设计,需要一个中立的机构或者独立的群体来提出,来勾勒我国未来人口政策的宏图。

进一步的数据分析说明我国的人口政策亟需有个大变局。我国的人口结构已经非常恶化。已经是老龄社会。据全国老龄办的报告,到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老龄化水平将达到17.17%。我们可以想像,很快,一对独生子女组成的家庭需要供养大约直至8个老人(双方的父母,父母的父母),1-2个子女。这意味着我国很快变成超级社会福利国家,同时也变成超级社会负担国家。到那时侯,国将不国,该追究谁是历史的罪人?

当前的人口政策的问题不只是上述问题。有些问题不好提起,因为涉及到有关侵犯个人权利的问题。有些问题不好意思讨论,比如人口知识结构可能恶化的问题:毕竟进入公共部门的大量知识精英家庭只能生一个孩子,而农村家庭可能生二胎。这并不是批评农村家庭。其实,农村家庭为我国的未来储备了大量的简单劳动力和潜在的高级人力资源,他们似乎要成为负担整个国家老龄人口生计的主体,而不是未来独生子女组成的核心家庭本身。这样一来,尽管人口知识结构可能恶化,但是维系我国社会团结稳定的未来却仍然会主要是今日的农民。至于今日的农村人口以后随着人口的流动或者社会结构的变迁变成什么称谓,那倒不很要紧。只要到那时候他们能够忍辱负重、为国为民同甘共苦,他们就是“卫国功臣”。

既然人口政策问题多多、岌岌可危,那么我们就不能等到5年或者10年以后才去思考怎么逆转乾坤。人口政策的转变应从现在做起。那么计生部门在做什么?对该部门的投入越多,可能使其对国人的负贡献就越大。此时此刻,我们作为公民是否也该说些什么、做点什么?

 

北京莲花池畔,2007115

fengxingyuan@vip.sina.com

(本文只代表个人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